如今在FB以外的地方寫著什麼,都像是寫給自己看的了,
卻又知道某些地方你看得見,只能在這裡寫給自己。

好像又回到當年,
開始寫blog的原因,也就是源於那些無法對你言說的痛苦和壓抑。


一直以來都小心翼翼地把你安放在心裡的某個位置,
不管是什麼樣的感情,就算今昔有所不同,
但只要轉頭一望,我知道你就在那裡,不會交集也不會分離的存在,
直到那天我徹底醒悟,多年來,這畢竟只是我的一廂情願。

我其實沒有要求什麼,從來都想盡辦法用你的角度思考,
深怕哪一句話或什麼舉動給你帶來困擾,或勉強了你。

知道對你來說重要的人很多,你總不想顧此失彼,
交遊廣闊中試圖滿足各人的需求。

但我甚至不能確定,我真是其中的一個嗎?
(就算是,我也不知道想要躋身在那些名單中的意義是什麼)

回家前夕那天見面的夜晚,
睡前我忍不住哭了,不知道自己這些年來究竟在期待什麼?
其實我只是把你當作人生中無可取代、意義深重的朋友,
沒有別的,
因為相像的靈魂讓我感覺和你特別親近, 
但事實上沒有,生活中我只感覺和你越來越疏離。
(特別是不再能以文字了解你之後)

然後那天我想著,
終於生活中也走到我感到無法再繼續努力的時刻了。
我依然重視你,在乎你,甚至看到你寫的那些話仍會被牽動,
可是我已經沒辦法再這樣單方面地維繫友誼了,
我覺得累了,累得只能放棄這種片面的努力。 


其實不是誰改變了,
我知道你仍在你選擇的人生道路中走著,你的指南針沒有失去方向,
我也依然是我。

只是我原本還期盼著能這樣並肩走下去的啊。 




    全站熱搜

    patt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