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睡醒仍想不出任何解放自己的方式。
  突然想起昨晚奶奶問我這週回不回家?
  原本因為報告沒打算回家,想一想既然期限都延後了
  也沒有什麼回不得的理由,
  於是這個念頭就愈發強烈了起來。

  吃了一頓緩慢的早餐之後,
  掃地拖地、收衣折衣、迅速打包行囊,
  到火車站搭上了太魯閣,
  聽著昨天拿到、熱騰騰的《I love you,John》,
  突然之間才有了放鬆的感覺。

  其實我沒有什麼對台北複雜的情緒,
  只是一直都依賴移動這件事。
  在台北唸書時,回台中閒晃放空;
  回台中工作時,上台北排解苦悶。
  火車則是最能夠滿足我對移動的想像的交通工具。

  想了很久,我還是說不出為什麼喜歡搭火車。
  但因為有一個方向,並確實前進著,
  不管要去哪,好像都讓人安心。

  離開且前進,在空間與空間中穿梭著,
  在這個移動的過程,尤其是戴上耳機的瞬間,
  我就感到自己彷彿不在這世界,卻又在這世界。



    全站熱搜

    patt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