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六去土城賞桐花結果一朵花都沒見著卻沿路大吵架
然後以我在北車捷運站嚎啕大哭收場

已經好久沒有這種20歲的爭吵(用盡氣力好像快死掉的吵法)

起因是我的不安和焦慮,
將它帶到關係裡,並且成功挑起對方的不安和焦慮。


真的覺得和其他人在一起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那迫使你不得不正視從兒時累積而來
過往你未曾有機會面對的缺憾、恐懼

如果關係中的人沒有辦法處理自己
反而希冀對方可以拯救,解決那些不安
問題就會因此出現


因為吵得太厲害,直到隔天我一想到前一日他所說的那些話
都還是會感到傷心痛苦
可是冷靜下來之後就開始能夠慢慢自省...

我是否將自己的問題丟給他了?

更甚者是我將他自己要處理的功課攬在身上,
要求他照著我想要的方式和時間完成?

如果我自己都無法處理我的脆弱
那怎能夠要求他必須在他的脆弱上堅強?

戀人之間的要求是非常簡單的
有時候看起來甚至理所當然
可是看穿背後的心緒則是困難的

我知道我又受到那些焦躁情緒的侵襲
摔了一跤
然後轉身去指責他為什麼讓我跌倒

我期盼自己記住即便在關係裡
各人的功課還是屬於各自的
不能夠要求他幫我完成,也不能將他的部分搶過來


謹記,謹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ttyc 的頭像
pattyc

有夢的孩子

patt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