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因為身體狀況還OK,
下午決定要來面對一下我的論文。

最近在看村上春樹的《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希望可以找到一些什麼來鼓勵自己。
(好像已經找到很多了但卻沒有因此起跑?)

「因為繼續跑的理由很少,停跑的理由則有一卡車那麼多,
我們能做的,只有把那『很少的理由』一一珍惜地繼續摩亮。」

寫論文期間,其實最難面對的是"質疑"這件事。
其中包含別人對你的、自己對自己的。
別人質疑你論文寫太久,怎麼不去找工作?
自己質疑自己寫完論文的目的,甚至開始質疑做過的所有選擇,
就像冠妙說的:幾乎要把整個人生拿來質疑了。

每次坐在書桌前面對論文,什麼事情都叫我分心,
要排除那些喧囂,還要一邊克服自己外在的困境,
專注地集中在這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要做的事上,
我覺得是一件比打坐還要艱難的事情。

話雖如此,
寫完論文這件事對我來說還是有些"什麼"在裡面(村上語氣),
到寫完之前或許不會知道,
但我不想放棄。

p.s.值得慶幸的是,我現在已經漸漸學會不再對人生問「為什麼」了。

 

 

    全站熱搜

    patt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