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眼就到了六月...

一整個五月我都沒寫下任何東西,為什麼呢?
因為我非常入境隨俗地得了「五月病」:

【五月病】指稱因為環境適應不良引發的精神症狀,尤其好發於剛剛經歷階段轉換的社會新鮮人和新生身上。由於日本的學制與會計年度均起始於四月,因此新鮮人的入學、就職便同樣是以四月作為起點一直到五月的黃金週假期之前,這段時間都可稱為環境適應的蜜月期,新鮮人的幹勁與熱情恰恰好是最為沸騰的階段。然而假期一旦結束,初始的熱情就開始磨耗殆盡,假設又另有環境適應困難作梗,則失眠、無力、頹廢感等等近憂鬱症的症狀便不容抗拒地浮現而上。 再加上五月的日本水氣豐厚,灰陰天色和沁涼雨滴動輒蔓延個一兩週,很容易就讓失足者愈發浸溺憂鬱裡頭,這段期間因此也成為搭車最容易遇上怪人和神經病的危險期。 

http://news.gamme.com.tw/286581 (這裡也有可愛的插圖說明)


開學到四月底,課漸漸重了起來。

五月黃金週一過,焦慮、沮喪、疲憊不堪等情緒紛紛襲來
不停感到時間跟壓力的逼迫,人際關係令人厭倦,
即便能夠一個人獨處的時間也無法真正獲得放鬆。

在這裡的課意外地重,
每週有文法、閱讀、聽力口語、新聞讀解、日本研究、 商用日語等等的課,
剛來時還因為課程多元而興奮不已,
每一門課的每一節作業小考演講等接踵而來之後,就發現事實並不如我想像...

時間有限,煮菜、寫作業、考試、騎腳踏車變成京都生活的全部,
我有著無法具體言說的憂鬱沮喪,
當然並不如在台灣遇到的情況嚴重,
只是都已經來到國外了,卻還是沒有辦法在精神上獲得解脫,
再加上四月時的平常心讓我產生已經適應環境的錯誤認知,
那種與預期落差帶來的挫敗感將我圍困... 

我找不到自己的步調。

可是這樣在異國不知所措的我,幸運地因著好友們給予的安撫鼓勵,
逐漸在忙亂的生活中找到了出口,
也或許是該度過的不適應期也差不多結束。

課業還是沒有減輕,但心態已經變得輕鬆,
畢竟來到這裡,花太多時間煩惱和沮喪也不是件明智的事。

當然,在五月還是去了一些地方, 
在那些目睹美景、心靈放鬆的瞬間,還是會感動。

賀茂川    

我想京都的美好真的得放慢腳步下來感受
忙亂的眼睛是看不見她的美的。 


時間已經所剩不多,
「慢活」
是今後的生活方針。:)



    全站熱搜

    patt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